双日记
先来补充昨日1月10号的见闻:
首先是惯例的去听周六音乐会(市民音乐会),上海歌剧院交响乐团的圆舞曲专场,新年嘛,还是要听斯特劳斯家族,点头点头。从去年的歌剧专场就惊艳于上海也有这么一支敬业的乐团,当然指挥大叔也好喜欢,对艺术直抒己见,这个就是做艺术的人吧。不过后期是有些小失望的,序曲专场的发挥一般,“茶花女”的毛坯显然是对不起自己的。不过09年仍旧还是追了大叔及大叔的团队(+自己爱的主题)。叉开了挺多,不过幸好有大叔团的正常发挥才略微缓解了之前“Sissi公主”造成的开年阴影。市民音乐会的要求不能太高,JIONG自然还是有的,可以的呼吁大家尊重指挥、乐团,也是尊重自己。
下午要赶去活动,先去帮忙,其实赶到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没帮上什么忙,惭愧,还卷了卷自己也不要的“寿司宝宝”[PUYO |||]...地铁路上看到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宝宝,10个月的姑娘,好大的眼睛,睫毛长长、茸咕咕的,见谁都笑,有两颗小门牙。“调戏”了一路上,到了中山公园。得到了漂亮的书签,浅浅的有阵药草香,肯定是不舍得用的了,整理完房间后我就藏起来,哼哼。
昨天奇异的困的厉害,后来也睡了12小时,于是就到了今天1月11日见闻:
懒洋洋的赖在家里一天,因为外面很冷嘛,不要打算拉我出去哟。17时开始打点整理,准备两个小时后的“卡门”,第一次看Flamenco舞剧,有点点期待,有点点忐忑,如果还像8日的“Sissi公主”我一定就哭了,虽然都是最低票价,但是也很不菲了。天气冷,也顾不得形象工程了,现在演出大多公众化了,入乡随俗应该也问题不大吧[ | | | ]。这么冷的天果然好值得,激动得说不出话了,Flamenco果然是流浪者的心声呀,扭动的躯体,流动的游吟,吉他音久久不能散去,卡门不是一个悲剧,卡门也不是一个悲剧的女主角,执着追求一生的疯狂爱恋,像柴火般滚烫炙热,像焰色般吞噬魂灵。她应该是满足的,她的死也欲火重生,有个男人将为她被送上绞架,直到死亡的一刻都不能将她忘怀,她是胜利者。

JP

Flamenco 01

Flamenco 02

发表留言

 只对管理员显示

引用
引用 URL

Copyright © 星河心语. all rights reserved.